漫改电影之最,英雄的罪恶
分类:影视头条

每个超级英雄都有不为人知的辛酸,几乎都有一个不幸的童年和一段失败的恋情。这几乎已经成了漫改英雄的通用套路,但是守望者的魅力就在于将这一群英雄的共同点隐去,放大他们的不同点。每个人都有两面,黑暗或光明。但是在很多时候二者是几不可分的。没有人可以做到绝对的善或彻底的恶。 罗夏的丧心病狂,曼哈顿博士的冷酷,维特的不计手段,这三人是给我印象最深的。罗夏是因为他见过了太多的黑暗,在扭曲中成长起来的心灵怎么能坦荡?但是最难能可贵的是他依然能够坚持心中的正义,仍然没有对人类丧失信心。 不同以往的超级英雄片,守望者展现的是英雄们平凡懦弱甚至是黑暗的一面,他们也会受伤也会流泪,也会为了发泄殴打小混混。这部片子的魅力正在于此。 片子的核心和超人一样,当超级英雄的能力超越或者说凌驾于国家力量之上的时候,政府往往会出面阻止,于是矛盾就产生了。但是导演的高明之处正在于此,他没有过分的着墨在这上面,而是浓墨重彩的描绘了英雄之间的矛盾和团结。 当战争结束,曾经的英雄卸甲归田,早已习惯血腥战场的他们该如何转变,这不是一个拯救世界的电影,或者应该说是毁灭世界的电影。 无论是配乐还是剪辑,都很对我的胃口,用轻松的音乐配以打斗的场面,用欢快的音乐配上葬礼,简直太喜欢了。尤其是中间夹杂的一段动漫,与电影剧情看似无关,其实是明暗两条线。其主旨都是由爱引起的罪。着实巧妙。

-扎克施奈德 剪辑超级赞
-罗夏日记和黑货船从头到尾像一条绳索 把整部电影串在一起 罗夏充满磁性的嗓音和黑货船动画的片段 就是为Adrien和Dr.Manhattan结局做铺垫 讲述了一个因为爱而用谎言建立的乌托邦的故事
-配乐满分 从开头的“The times they are a-changing”到越战的“女武神”再到笑匠的葬礼配乐 各种彩蛋穿插 气势磅礴也不失柔情似水
-每一个英雄都是小人物(除了Adrien和Dr.Manhattan)他们有自己的故事 有自己的生活 会哭 会笑 会流血 也会死亡 电影开头就用类似长镜头 一一讲述了Watchman的辉煌的过去 期间穿插各类致敬梗 没有什么比“Who watches the Watchman”这句台词更让人深思的了 也很爱罗夏说的“Never compromise”
-同时 扎克施耐德把这样一部标着R级的黑暗电影 拍的如此温柔美丽也极具特色 该血腥的地方丝毫不吝啬 该温情的时候也丝毫不纠结 时间虽长 可是每一处细节都如此深刻(难以想象为什么bvs会差这么多)
-Alan Moore 这个神一样的存在[云顶国际登录网址,好喜欢] #VforVendetta##theKillingJoke# 都是赞到不能再赞的作品 我没看过#Watchman# 的漫画 准备入一本精装的Deluxe Edition
-不知道为什么下载的片源结尾会卡顿 心很塞 看完漫画再看一次

把诺兰和侯世达放在一起搜索,只有一篇千人一面的报道告诉你:诺兰很可能受到侯世达的《集异璧之大成:歌德尔、埃舍尔和巴赫》(GEB)的影响。(用Nolan和Hofstadter搜结果会多一些,不过很多都得翻墙才能看,感谢政府。)
 
虽然只一句,但报道没说错。在GEB面世30年后上线的Inception,就如同GEB一样,对歌德尔的定理和埃舍尔的版画进行了出色的注释。考虑到GEB在美国的流行程度,要说诺兰完全绕过侯世达,重新发现了歌德尔和埃舍尔,恐怕不太可能。   

© 本文版权归作者  张谪仙  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当然,GEB里还有一个巴赫。据Inecption的配乐Hans Zimmer说,他在创作时一遍又一遍地读着GEB,因为该书实在发人深省兼晦涩难懂(注:1)。不过因为毫无辨音能力,巴赫的卡农到底有没有渗入电影我实在说不好,所以该话题直接跳过。  

来到埃舍尔。Inception对艾舍尔最直接的引用是在Joseph给Ellen Page讲解怪圈时,这场景基本照抄《升与降,Ascending and Descending》(注:2)。后来那个两截楼梯接在一起的场景也是《升与降》的变形,不过太受观察角度限制,就不够有趣了。开头部分,折叠至反转的街道,类似《Relativity》(注:3),场面上更宏伟,但精巧度上则不及。至于悬浮在饭店走廊中打斗的场景,也有点another world I(注:4)的影子。

总体上说,埃舍尔的版画,尤其是那些利用二维世界和三维世界的差异展现不可能结构的,是很难在电影这种连续二维、模拟三维的事物中反映的。诺兰能体现出上述的内容,已经做得不错。不过,不可能结构只是诺兰的道具,而非其关注点。若说Inception在精神上和埃舍尔的哪幅画相通,大概还是《画廊,Print Gallery》(注:5)吧。据说画廊是埃舍尔最得意的作品之一,他有资格得意。

一般的画中画,也就是“你站在桥上看风景,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”这种嵌套层次。如果升级的话,可以用上镜子,让本体和镜像相对;用上两面相对的镜子,嵌套世界可以延伸到无穷远处;又或者让人物跑出跑进画中画也是种选择。但埃舍尔的做法超越了以上所有方式,他把画里画外融为一体。“你在画廊里看画,画(廊)上看风景的人在看你”,到底是画上还是画廊上?都是。Inception里,诺兰同样试图营造的,就是这种梦里梦外混沌不清的感觉。电影里,有人以做梦为生(Leo等),有人以做梦为真(药剂师的顾客),还有人搞混了梦境和真实(Leo可怜的亡妻)。

很容易看到,《画廊》的正中央无法处理,无论画什么都有问题,埃舍尔只有把它留白,并签上自己的名字。这种在一般画中画里不会出现的问题,恰恰是埃舍尔最高明的地方,他用这一小块留白,阐释了歌德尔不完全性定理。在电影里,图腾作为梦与真的界定物,有点那个意思,但并不特别理想。实际上,电影里的梦境和真实只是貌似混淆,区分其实非常明确。  

本文由云顶国际登录网址发布于影视头条,转载请注明出处:漫改电影之最,英雄的罪恶

上一篇:【云顶国际登录网址】这片儿涨分了啊,很久不 下一篇:没有了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